OPE竞猜网_亚运会赛事竞猜_电竞竞猜平台

您的位置:首页 » 社会百态 » 门事件 » 性爱故事 » 正文

夺走我童贞的黑丝熟女

文章原创来源:OPE竞猜网 www.xiwangsw.com

性爱故事: 面对这满园子的春色,丝足控的我表示压力很大……用在x 东买的丝袜撸已经不能满足我了,后来又买了名器和润滑剂,套着丝袜插倒模已经记不清操破了几条了,但仍难解我心头之火。

夺走我童贞的黑丝熟女

骤然升高的温度,让姑娘们纷纷脱掉裤子……额……换上了裙子。

但又未到盛夏,所以丝袜是必不可少。

面对这满园子的春色,丝足控的我表示压力很大……用在x 东买的丝袜撸已经不能满足我了,后来又买了名器和润滑剂,套着丝袜插倒模已经记不清操破了几条了,但仍难解我心头之火。

我需要更大的刺激。

记起了那些买现脱原味丝袜的视频,也不知哪来的胆子,兴许是憋坏了,我也有样学样的出去寻找起了目标。

为了能用原味丝袜尽情一把,我已经禁撸一周有余,室外春色依旧,看着那一条条黑丝肉丝大白腿,直到下体被牛仔裤顶的生疼,我终于在服装市场某柜台发现了心仪的目标。

店里有两个店员,她略施粉黛,长得很标致,盘发、衬衫、窄裙、半高跟,销售的标准装扮,但一般都是肉丝,她却穿了黑丝,及膝的裙子便也挡不住了肉欲的外溢。

不同于年轻女孩那种瘦瘦的腿,她纤浓合度的腿型撑着丝袜紧致的恰到好处,透着薄如蝉翼的黑丝,肉感呼之欲出。

再多看两眼我怕是要当场泄了,回了回神,看准店里没人,我鼓足勇气上前搭话。

我有多紧张可想而知,嘴都不利落了,结结巴巴的说完了来意,双腿都直打颤,生怕她叫人。还好她只是一脸微怒的背身躲到了一边,松了口气后,才觉得超难为情的,脸上火烧火燎的,正准备开溜时,却传来了一阵娇笑声。

原来是刚才的对话被她的姐妹听了去——另一位店员,同样的制服黑丝,傲人的上围把衬衫撑出了很性感的效果,白色条纹衬衫紧紧的裹着胸部,隐隐透出黑色胸罩的痕迹。栗色的短发,浓妆艳抹,很是妖艳。

怕是我幼稚的言语和生涩的举动把她逗的不轻,捂着嘴笑的前仰后合,我憋的头都大了,羞耻的呆立着。「噗哈哈哈,帅哥,你也太唬了!第一次吧!」我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回应。她又笑着看了看我,随后过去和她的姐妹低头耳语起来。

好一会儿,她回过身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媚笑:「帅哥~一边等会。」说话到了下班的点儿。

两女把我带到附近的小公园,这个时间公园自然是没人。找了个僻静的角落,茶发女双手抚裙坐在长椅上,盘发女侧着身立在她身后,双手抱胸,一脸纠结,有一下没一下的瞥着我。

像是故意放慢动作,茶发女慢慢抬起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,穿着高跟鞋的黑丝脚一挑一挑的,整套动作她做的太过妖媚,让我喉头发紧,移不开双眼。

「呵呵,小帅哥,」她终于发话了,「你想买她的丝袜估计悬,不过你看我的怎么样?我条件也不差吧,丝袜也是同一款哦~」这还有什么说的,我用力的点着头。

「呵呵呵,看你出手还挺大方,想不想验验货啊?脚的话,可以让你摸一下呦~」在这个掌控淫欲的魔女面前,我实在太过稚嫩,她挑逗的言语像是能控制我的心智,我的脑袋已经一片空白,身体却照她的意思慢慢蹲下去,双手颤抖着抓住她那穿着高跟鞋的黑丝脚。

我的手早已湿汗淋漓,手心的汗透过薄如蝉翼的丝袜,粘到她娇嫩的肌肤上,引来她一阵娇嗔:「诶呦~真是的~」我抬头,她女王般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没有厌恶的表情。

像是受到鼓励,我顺着露在高跟鞋外面的黑丝脚背摸上去,把她那被柔滑丝袜包裹的圆润脚踝握在手里轻抚,另一只在下面扶着脚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滑向她那丰满的黑丝小腿。

入手的丝滑让我激动无比,轻轻按柔黑丝腿肉,丰满却又紧实的小腿肚与薄如蝉翼的黑丝紧紧贴合,淫荡的肉感夹着温热的体温,透过那一抹若有若无的黑色,传到我的指尖和掌心。我闭紧双眼,细细体味这淫荡黑丝肉体动人心弦的手感,脑内翻江倒海,勃起到极致的大鸡巴不受控制的颤抖着,把质地很硬的牛仔裤高高的顶起一个帐篷。

高高在上的淫欲魔女自然发现了我的变化,妖媚的娇笑了几声,便慢慢的把那只黑丝腿顺着我的手往下伸,用高跟鞋轻踩我裤裆的帐篷。

由于她的动作,我轻抚她脚踝的手已经滑到了线型优美的黑丝迎面骨上,原来在小腿肚上的手更是碰到了她丰满性感的黑丝大腿,头离她的黑丝腿也更近了,一股若有若无、淫荡温湿的肉香,夹着香水味钻入我的口鼻之中。

我的脑袋仿佛一下炸开了,突然用力抓住她那淫荡的黑丝腿,隔着裤子、。

看着痴态毕露的我,茶发女笑的更淫荡了,回应着我的操弄,用高跟鞋来回按揉我裤裆里的大鸡巴,淫笑着问:「小帅哥~你、呵呵、你不会还是处男吧~」我抬起头,用渴求的眼神看着她点了点头。

她淫荡眼神的深处,仿佛闪动了一丝不同的光彩。「那就走吧。」说着她突然从我手中抽回了黑丝腿,站起身来。

在这紧要关头突然中断,我一副快哭的表情抬头看着她。

「哎呦呦!至于吗~姐姐我啊,是看你未经人事,想好好教教你~」她伸手捏捏我的脸,「不过在这儿可不行,呵呵,难道你想光天化日聚众宣淫?」茶发女坏笑着回头看了看她的姐妹,换来了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「就叫我芸姐吧,喏,那是你歆姐。」她拍了拍我的肩膀,「快起来吧,走着。」交押金,开房。

房间里,芸姐翘着黑丝腿坐在床边,歆姐则又躲在了另一边的床头,双手紧扶膝盖,咬着下唇,依旧一脸的不痛快。

「小帅哥,别愣着了,这儿可是算时间的哦~」芸姐娇笑着开口,「先把衣服脱了吧~呵呵,要全脱光哦~」似乎魔女的魅惑仍未解除,我的脑袋一片空白,没了判断力,就像接到命令一般机械的脱着衣服。

「哎呦喂~这细皮嫩肉的小身板,真是标准的宅男呢~」但当我脱下内裤时,芸姐看到我完全勃起青筋暴跳的粗长大鸡巴摆脱了最后的束缚,啪的一声打在肚皮上后有力的上下跳动着,立马一副淫荡的表情挑逗到:

「嚯!下面倒是很有本钱嘛~没想到生得这么一副大宝贝~」末了还不忘探身在我极度充血油亮油亮的大龟头上弹了一下,我一个激灵,。

直挺着大鸡巴、赤身裸体的面对着两位衣冠齐整的姐姐,我也终于感觉到了羞耻,但同时也期待着那些即将发生的、原来只能存在于意淫之中的靡乱的丝袜足交情节,心脏因复杂交织的感情剧烈的跳动着。

芸姐翘起的那条腿的高跟鞋已经脱离了脚后跟,随着黑丝脚的挑动一下一下的晃着,摇摇欲坠,异常撩人。

我迫不及待的伸手抓住那只脚,把那温湿丝滑的黑丝脚后跟握在手里,我将口鼻凑近丝袜脚,轻轻磨蹭着露在鞋外的黑丝脚背。

高跟鞋啪嗒一声掉在地上,一只包裹在黑丝里的粉嫩淫脚完全展露在我的眼前。

优美修长、光滑细腻、有如玉砌一般的白嫩美足,被那如烟似雾的超薄黑丝所紧缚,让人魂牵梦绕,欲罢不能。

这只黑丝美脚在不透气的工装高跟鞋里闷了一整天,支撑全身重量的脚掌和脚趾部分已经被脚汗浸湿,与脚底的丝袜黏在一起,散发出淫湿的热气。

我轻轻托着芸姐的黑丝脚后跟,鼻子紧贴住那和丝袜黏在一起的淫湿滑腻的脚尖,快速的吸气呼气,袜尖上发出一股不是很浓的脚臭味,夹带着捂得发酸的骚汗味、淡淡的香水味和高跟鞋的皮革味,混合在一起钻入我的鼻腔,直冲头顶,深入脑髓,每一个细胞都深深迷醉在这迷人臭淫脚的足香里,整个人欲仙欲死。

「呵呵呵,你这个小变态!这脚都捂了一天了,我自己都闻见了!你却这么喜欢闻,是不是觉得很香啊,啊?来,这只脚也别闲着!」说着,芸姐踢掉另一只脚的高跟鞋,用那散发着浓浓淫臭足香的黑丝美脚在我的脸上揉来揉去,优美性感的足弓在我的嘴上揉搓,脚趾在丝袜里淘气的勾动着,不停按揉我的鼻子,甚至把紧裹着黑丝的大脚趾戳进我的鼻孔里。

我则抚摸着芸姐的黑丝脚背,就这样任由她肆意玩弄着我,感觉说不出的销魂。

芸姐一脸淫笑的欣赏着我那被她的黑丝臭淫脚踩得不断变形的脸,玩心大起,右脚慢慢的蹭过我的脖子,踩在胸膛上,黑丝臭淫脚的脚趾开始肆意撩拨我的乳头。

「嗯……」原来男人的乳头也很敏感,瘙痒酥麻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呻吟。

芸姐的黑丝臭淫脚在胸部稍作停留,便缓缓南下,沿途轻拢慢捻,一路来到了我的下体。她轻抬脚掌,弓起脚趾,把我的大鸡巴推到小腹上,开始温柔的上下搓弄起来。

突如其来的脚淫让我的欲望彻底爆发,我用手使劲把那臭淫脚按在鸡巴上,疯狂的耸动起屁股,像是在操干芸姐的淫臭黑丝脚底。

「哈哈哈哈!这就是所谓的足交吧!真是变态!瞅你那贱样儿!呵呵~使劲踩!踩死你!」芸姐像是发现了新奇的玩具,一脸兴奋的用她的臭淫脚玩弄我的大鸡巴,一会儿分开脚趾夹着肉茎上下撸动,一会儿又向下揉弄起肉袋,用黑丝脚趾撩拨我的睾丸。

最后,她把我的大龟头放进脚趾弯曲和脚掌之间的窝里,使劲扭动按揉。湿热的脚汗和滑腻的丝袜不断刺激着我敏感的龟头。

我紧贴住脸上的黑丝臭淫脚大口大口的呼吸,发出呻吟一样的【哈哈】声,口鼻中浓烈的淫臭足香和下体销魂的瘙痒酥麻在体内融汇膨胀,我头晕目眩,享受着那种窒息的快感。大鸡巴不住的抖动,跃跃欲射。

好一会儿我才稳住射精的感觉,这时才注意到后面的歆姐,只见她眼眶红红的捂着嘴,一脸惊愕,她应该无法想象一只丝袜臭脚,竟然就能让我如此疯狂、如痴如醉。

无暇顾及歆姐的情绪,我脑内走马灯般的回放着各种足交片的情节,迅速做了决定,迫不及待的开始付之行动。

我把芸姐的两条黑丝美腿并着举至竖直,脸深埋进两只脚掌间,忘情的呼吸,随后伸出舌头,没有规则的在她的脚心、脚掌、脚后跟间来回舔舐,很快整片黑丝脚掌都被我的口水浸湿,闪着淫靡的光泽。

我的双手也不甘寂寞,在她紧致的小腿和丰腴的大腿上不停游走,黑丝的爽滑、肉体的柔软,再加上耳边充斥着丝袜摩擦的【嘶嘶】声,让我更加粗暴的玩弄起这双美腿。大龟头也随着动作不时磨蹭芸姐的黑丝大腿,舒爽无比。

芸姐那散发着热气的汗湿脚尖从刚开始就一直勾引着我,我又把鼻子贴上去狠狠吸了一口这醉人的足香,兴奋的含住黑丝大脚趾,用力的吸吮,再用舌头慢慢分开脚趾,随着黑色薄丝的不断拉伸,暗藏勾魂幽香的淫荡脚趾缝终于展现开来。

脚汗和体味在这幽暗的角落里深藏已久,不断捂闷发酵。当脚趾打开,一股浓烈湿热的足香凶猛的冲入我的体内,我的瞳孔像嗑了药似的瞬间紧缩,舌头隔着丝袜贪婪的舔食起这诱人的臭淫脚趾缝。

咸酸浓稠的脚汗、娇嫩柔软的趾肉、淫湿滑腻的黑丝,种种滋味在口中交融,我欲仙欲死,享受着这场无上的饕餮盛宴。

「呵呵呵~你这都哪学的……啊~就是那~舌头好厉害……继续舔……嗯~好痒……喜欢……啊……」没想到芸姐的脚趾缝好像还挺敏感,不时会用脚趾夹紧舌头回应我的舔弄。

龟头传来的阵阵瘙痒不时提醒着我,直到把芸姐两个大脚趾缝里的琼浆玉液吃干抹净,我才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回味余香,一边把注意力转向那散发着肉欲的黑丝大腿。

我双手抚摸着芸姐柔软滑嫩的黑丝大腿的背面,没底气的问:「那个……芸、芸姐,我能在你的丝袜这里……撕、撕一个小口吗就这么小一点……」我慌忙的用手比着,逗得芸姐直笑,「乖弟弟~你买了这丝袜,自然就是你的东西了。想怎么样都随你~」得到许可,我揪起芸姐左腿大腿背面的丝袜小心翼翼的撕扯起来。虽然只是一点点,但能够在女人身上撕破丝袜,也着实让我兴奋了一把。

芸姐丝袜的防脱丝能力很好,一小朵白花花的嫩肉猛地从黑色的丝袜里挤了出来,但破洞并没有扩大,牢牢的勒住了腿肉。色彩的差异显得肉欲十足,很是耀眼。

『名器』也不过就这么紧了吧!一边是柔软温热的大腿,一边是丝袜爽滑的触感,我的大鸡巴就被这两种奇妙的感觉紧紧夹在中间,再加上鸡巴下面感到的温暖的体温、腿肉的抽搐甚至是体内的脉动,每动一下都销魂无比。

我着了魔似的,仿佛紧抱着的黑丝美腿就是一个可以随意玩弄的下贱妓女,我像操穴一般开始近乎野蛮的上下操干起芸姐的黑丝大腿。

芸姐似乎并不反感我粗暴的动作,好像很是享受的娇喘着,还把右边的黑丝臭淫脚塞进我的嘴里,我把那被薄丝紧裹的五根淫臭脚趾全部含住,用舌头来回舔弄亵玩。她也不断勾动丝袜里的脚趾,回应着我。

快感不断累积,我压低身子,把黑丝美腿压向芸姐,将着力点更多的转向下体,更加用力的操干着那充满肉欲的淫荡黑丝大腿,一手把住她的双脚,胡乱的舔舐着紧致柔滑的黑丝小腿肚。

芸姐的臭淫脚趾紧紧揉搓着肉茎上的青筋,娇嫩柔滑的足弓脚掌与大鸡巴完全契合,。

「啊……太带劲了!我要操烂你的丝袜!射穿你的臭脚穴!」我失去理智般的胡言乱语,紧握双脚,拼命操干着黑丝臭淫脚小穴。芸姐也大声淫笑着,双手把着脚踝,迎接我的操弄。

感觉快要到极限了,我更加快速的耸动起屁股,进行最后的冲刺。

「啊!射、射了!射满你的小穴!啊……」绝顶得快感终于满溢,,马眼大开,积攒了一周的腥臭浓稠的精液凶猛的喷射而出,打在芸姐娇嫩的脚底上,烫的她也不禁一抖。

芸姐整个脚底都被我腥臭浓稠的精液射满,超薄黑丝像避孕套一样兜着流下的精液,发出淫靡的光泽。

体内的精华被榨干,我腿一软,扶着芸姐的黑丝肥臀跪倒在地上。

「你可真行!憋坏了吧这是!黏乎乎弄的我满脚都是,擦都擦不干净~」芸姐娇嗔着做起清洁,「还有啊,你瞅你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话!真变态!成天不学好儿。」我埋首喘息着,无言以对。

好不容易擦完了双脚,芸姐拍拍我的头说:「话说回来,姐姐我这么舍去身子地陪你,你是吃也吃了玩也玩了,是不是也该给姐姐服务服务了啊?」说着,芸姐撑着床稍稍后仰,脚踩在床边上,双腿分开成淫荡的M 型。她的窄裙早已随刚才的淫行卷至腰上,整个包裹在超薄黑丝里的淫荡下体一览无余,肉欲横溢。

我这才发现,原来芸姐穿的是一条无缝丝袜,即使在A 片中也很少见到,丝袜胯间没有骨线接缝、没有加底加厚,没有那些多余瑕疵的遮掩,一条暗金雕花的系带式黑色透明蕾丝内裤得以完美的展现,在那一抹黑色的笼罩下更加性感撩人。

人家门户大开、美肉相迎,哪有不受之理?我伸手抓起芸姐两条紧致的黑丝小腿,她顺势后躺在了床上,我顺着美腿一路揉捏,慢慢来到丰腴的大腿,俯身低头,深吸了一口下体湿热的骚气,没急于直奔主题,口鼻轻轻蹭着超薄丝袜,掠过阴阜,嘴唇最终落了在柔嫩的大腿内侧。

芸姐被逗得娇哼一声,扭动美臀以示抗议。其实我也没想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,只是射完后头脑清醒了许多,想尽情享受每一片被黑色薄丝紧裹的美肉。

在大腿内侧的黑丝嫩肉上温柔的舔吻了一番,我开始沿着腹股沟向下舔弄,沟内早已被积累的汗水浸湿,透过薄丝,入口的咸酸滑腻让我又忍不住多舔了几遍。

终于来到了腹地,看来刚才我对美腿淫脚的玩弄也让芸姐颇为动情,黑丝的裆部有一块明显被淫水浸湿的深色痕迹。我把脸整个埋进芸姐的下体,隔着超薄黑丝和蕾丝内裤,用口鼻顶住大阴唇,自上而下,反复的爱抚这肥美娇嫩的敏感之地,舌头也对着那片淫水湿迹处顶弄舔舐,吸食那幽秘深处散发出的腥酸骚气。

芸姐的喘息声明显加重,敏感的下体被我呼出的热气刺激的阵阵抽动,但这隔靴搔痒般的抚弄只能挑逗的她更加难耐,芸姐将手从腰侧伸进丝袜,解开内裤系带的绳结,从小腹处抬手一抽,下体脱离了雕花蕾丝内裤的遮盖,芸姐淫湿诱人的蜜穴在超薄无缝丝袜下尽收眼底。

粉嫩欲滴的小阴唇半开半合,蜜液自其间潺潺而出,沾湿了娇羞的菊瓣。

「啊!天呐!那里是……进来啦……坏弟弟……好变态……不要、停……受不了啦……呜呜……要死了……」芸姐忘情的淫叫着,两条黑丝大腿紧紧缠住我的脖子,把我的头死死固定在她的下体,身体一阵抽搐,一大股淫水喷涌而出,流的我满脸都是。

我憋得喘不过气来,好不容易才摆脱芸姐的纠缠,脸上湿黏一片。

觉得好的顶下,您的支持是我继续奋斗的动力。

奇闻趣事

好色大叔猥琐瞬间
女孩站着也能尿
1元小姐让你摸个够
穿内裤下海露毛
翘臀能杀人啊
冒死偷拍情侣偷情
办公室做爱忘关摄像头
搞笑走光不慎露缝
巨乳MM草丛野战
女生宿舍手淫
美女暴露狂逛超市
擦鞋女搞自慰服务

x